换个姿势看新闻,换个态度玩吐槽!— 新文阁

乘乘图库

页面二维码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页面二维码

扫一扫

关注新文阁公众号

分享到:

神吐槽:北大教授的励志假鸡汤,为何炖了20年还有人信?

2018-01-12 00:39:40 来源:新文阁 编辑:jian

导读 : 歪,北大吗?你们有几位数学教授安金鹏?别以为我读书少就傻,明明有两位嘛:一位是“传奇”安金鹏,一位是“非虚构”的安金鹏。有《知识分....

  歪,北大吗?你们有几位数学教授安金鹏?

  别以为我读书少就傻,明明有两位嘛:一位是“传奇”安金鹏,一位是“非虚构”的安金鹏。有《知识分子》的一篇访谈录为证——

神吐槽:北大教授的励志假鸡汤,为何炖了20年还有人信?

  县文化局领导(原天津武清县,现武清区)炮制了一个虚假的安金鹏:一个努力摆脱穷困家境、奋力求学、终偿所愿的动人形象,甚至让一些“粉丝”在了解真相后仍不愿相信——他们宁愿沉浸在编织的迷梦中,而真正的安金鹏,他的存在与状态,似乎不再那么重要。

  这个风行20年、感动无数人的“安金鹏故事”,这些年登过《知音》、《读者》,也上过《焦点访谈》,出现在课堂上,激励了无数学子,不知多少人为之涕泗交下。

神吐槽:北大教授的励志假鸡汤,为何炖了20年还有人信?

  但,这一切都发生在一个编造的鸡汤故事前提下。

  2006年,安教授写了一篇澄清博文,但他的声音被淹没了,一切都无济于事。

神吐槽:北大教授的励志假鸡汤,为何炖了20年还有人信?

  很魔幻现实有木有?

  我代表我自己惊呆3秒钟:我-居然-没有-看过-这篇-史上-最牛-“小说”?!

  我还算个前知音体悲情故事爱好者吗?

神吐槽:北大教授的励志假鸡汤,为何炖了20年还有人信?

  在果断阅读完县文化局领导的知音体和安教授的辟谣体之后,我发现一个县文化局领导居然可以这么敢(不)联(要)想(脸)。

  除了人名和极少的信息之外,其他核心信息都是假的。

  在这篇据说首发在《知音》的文章里,安教授不仅出生就没选对地方,而且命硬克家人,爷爷去世,父亲得了癌症。

神吐槽:北大教授的励志假鸡汤,为何炖了20年还有人信?

  而且就连“爷爷去世”,也走的是戏剧冲突的路子:

  晚上,我听到屋外有争吵声。原来是妈妈想把家里的那只刚怀上驹的毛驴卖掉,好让我上学,爸爸坚决不同意。他们的话让病重的爷爷听见,爷爷一急竟永远地离开了人世。

  但真实情况呢?

神吐槽:北大教授的励志假鸡汤,为何炖了20年还有人信?

  我说这位“县文化局领导”,琼瑶阿姨都不带这么写的。她最多敢让爷爷晕过去,或者来一场马景涛式咆哮,哪能违背常识违背伦理,咒人家活得好好的家长死去呢。

  难道你生来就有神剧编剧的基因?

  “1997年9月5日,是我离家去北京大学数学研究院报到的日子。炊烟一大早就在我家那幢破旧的农房上升腾,母亲在为我擀面,这面粉是母亲用5个鸡蛋向邻居换来的?!?/p>

  看完这一段,我……

神吐槽:北大教授的励志假鸡汤,为何炖了20年还有人信?

  别拦我,我现在就去找5个鸡蛋来,还必须是1997年生产的5个鸡蛋。然后一个不剩地呼“县文化局领导”脸上去。

  真能掰扯啊,什么年代,什么地方,1997年的天津,有穷到斤把面粉都买不起的吗?您这是苦情呢,还是造谣呢?

  好了,为了各位网友的身体健康,我就不再举例说明“县文化局领导”在一篇无耻想象体文章里的演绎了。

  《知识分子》的访谈其实抛出了一个被广泛忽视了的问题——为啥充满虚构的“安金鹏故事”能风行20年感动无数人?为啥太多人连安金鹏本人的辟谣都不信?

  一、群众需要既洗脸又洗心的“催泪弹”

  有人说,安教授这经历被扭成麻花整成这样,都怪知音体。老喜欢整苦到伤心的文章,好事者当然跟风。

  但其实,人《知音》虽然喜欢发悲情题材的文章,但也从没表示允许人胡编乱造啊。1998年,《知音》还成立了一个核稿班子,反对任何形式的虚构和造假。

  只能说,这个班子成立晚了。1997年的5个鸡蛋版本提前出生,成功逃离了班子的核查——弱弱地问一句,防止虚构,和有么有班子关系大吗?

  不管怎么说,当年就以稿费惊人著称的这本杂志,吸引了“县文化局领导”无疑。这篇文章的稿酬以及各种转载获益,说不定可以让“县文化局领导”每天一个鸡蛋吃到今天。

  特别稀缺的悲情故事,是永远的兴奋剂。

  20年来,那种离奇的悲情故事,从来就不缺乏载体,从来就没失去过强悍的魅力。在悲情市场分一杯羹的,昨天是《知音》,今天是某些号、某些真人秀。

  多的不说,就说一个现象:有的选秀节目,明明是表现唱歌等才艺的,可是在晋级的关头,一个个“可怜的娃”就出现了,他们眼含热泪,扒拉着每一个催泪的细节。

  台上“一字一泪”(“县文化局领导”发明的词汇),台下观众如痴如醉。

  我就搞不懂了,这是来忆苦思甜的,还是来唱歌的。

  但群众就爱看,节目就爱播,管得着吗?

  二、励志体给人温暖也容易让人着迷

  “县文化局领导”激情创作的安金鹏故事,是典型的伪报告文学。

  它是一个“四不像”,新闻报道、故事、小说、报告文学、剧本……都沾。

  但它的“魅力”就在于形式上什么都沾,但实质上只玩一样:挑逗你的爱心、励志心。

  这两天,云南冰花男孩的报道席卷网络。

神吐槽:北大教授的励志假鸡汤,为何炖了20年还有人信?

  冰花男孩背后的艰苦环境和他把求学当成改变命运的唯一方向的朴实话语,感染了无数人。

  亏着是今天网络发达,容不得“县文化局领导”闭门造车了。不然,第二个、第三个安金鹏可能从天而降。

  而引人思辨的是,冰花男孩的故事,正是媒介苦苦等待的励志大片。只是这一回,我们该庆幸的是,我们看到的是真实信息。

  媒介的需求,背后是群众的需求。

  20年里,安教授的励志故事,成为一种硬通货。

  励志体,是即插即用的油汀。温暖人心,但也容易让人沉陷在表象里,忘记了真相的重要性。

  ——假如油汀足够暖,取暖的人,还在乎这台油汀是假冒品牌吗?

神吐槽:北大教授的励志假鸡汤,为何炖了20年还有人信?

  荒诞不?荒诞。但是又足够“逼真”。

  仿佛进入了电影《楚门的世界》里有木有?电影中,最终楚门不惜一切代价走出了这个虚拟的世界,但安教授的死忠粉能走出吗?表示怀疑。

  太多人深度进入了角色,从而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假象。简直是在和“县文化局领导”隔空合作呐。

  前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现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曾指出过语文课堂“假语文”泛滥成灾:

  有心人整理出很多假励志故事。比如,一对平凡的夫妻要为自己曾经在哈佛读书的过世儿子捐款。结果因为校长秘书以及校长本人的傲慢,导致夫妻决定自己建立一个大学,这就是后来的斯坦福大学。

  假到神都笑了好嘛。

  但是有人说,这有神马,只要故事够励志就可以,真假不重要。

  问题是,这些故事都是标榜真人真事啊,“真假不重要”?那我写你穷到没裤子穿硬是出人头地,你愿意吗?

神吐槽:北大教授的励志假鸡汤,为何炖了20年还有人信?

  三、鸡精多了就成了迷魂汤,请回归原汁吧

  安教授的故事之所以墙裂迷人,还在于“县文化局领导”第一人称的写法足够煽情,充满了虚假的“真情”。

  就连安教授也说:文章确实很感人,连我自己看了也会很感动。

神吐槽:北大教授的励志假鸡汤,为何炖了20年还有人信?

  真心心疼人民的“励志安教授”。

  有人问,为毛不告那个作者?为毛不告那些以讹传讹的媒体?

  告作者估计有用,但告了又能怎么样?明知道故事是假的,但是照样“学习”,照样“泪奔”的粉丝多了去了。安教授能一个一个捂嘴去吗?不能吧?

  几年前,“为看儿子,打工母亲千里走单骑”成为年度重磅催泪弹。

  一个半夜梦见6岁儿子“孤苦一人,满身是血,在雨水中跟耗子抢东西吃”的母亲,骑着摩托从温州到重庆,就为看儿子一眼。这一报道产生了轰动效应。

  但很快,就有媒体人发帖质疑,这是一条假新闻——这是一个没有“时间”等重要新闻要素的报道。

  什么时候从温州动身、什么时候到达重庆老家的?没有起码的交待。

  路上6天只喝了半瓶矿泉水?只睡了4个小时旅社?神仙???

  一些数字需要求证:骑摩托从温州到重庆,2000多公里,250元油费真的够吗?她真的从温州骑到了重庆?

  但这一质疑帖遭到了猛烈“还击”?;够髡卟皇钦馕挥⑿鄣哪盖?,而是某些吃瓜群众:

  骂母亲为儿子“千里走单骑”是假新闻的都不是好人。

  话外音——酝酿情绪中,别碍事。

  你以为那些哭得跟啥似的人,失去了怀疑力?错!

  为了一份来之不易的“善良”,大家都挺累。

  这几年,非虚构那么流行,不是偶然的。

  真情故事,要,但得非虚构。不然你就写小说去,没人拦着啊。

  鸡汤本不坏,庸人偏使坏。所以,少兑鸡精,回归原汁,成吗?

神吐槽:北大教授的励志假鸡汤,为何炖了20年还有人信?

 ?。ǔ炭斐担?/p>

神吐槽:北大教授的励志假鸡汤,为何炖了20年还有人信?

  【欢迎注册“狐友”,关注“神吐槽”发现更多精彩内容?!?/p>

  当前:

  神吐槽

  推荐:狐诌冷笑话每日轻松一刻FUN来了新闻哥

  上一篇:神吐槽:强流感来袭,5亿人签约的家庭医生哪去了?

  下一篇:没有了

当前栏目:神吐槽
最新神吐槽
猜你喜欢
  1. 阁主说
  2. 世说新语
  3. 娱乐八卦
  4. 排行榜
评论

页面执行时间: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