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姿势看新闻,换个态度玩吐槽!— 新文阁

乘乘图库

页面二维码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页面二维码

扫一扫

关注新文阁公众号

分享到:

洋葱新闻:龙纹身的少年:第006章、不明生物

2018-01-11 18:32:18 来源:新文阁 编辑:jian

导读 : 2017-12-31第006章:不明生物“阿~冲!阿~冲!”傻子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地刺耳。阿冲挣扎着起身往外走,梓杨爸爸急忙搀住阿冲的胳膊低...

  2017-12-31

  第006章:不明生物

  “阿~冲!阿~冲!”傻子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地刺耳。

  阿冲挣扎着起身往外走,梓杨爸爸急忙搀住阿冲的胳膊低声埋怨道:“你这孩子,咋这么倔呢?赶紧给我躺着去!”

  阿冲气喘吁吁地说道:“大爹,我好点了,你带我去找我叔叔去吧,这么晚了,他还没吃饭呢?!?/p>

  梓杨妈心疼地说:“你都病成这样了……他爸,快点去带他把傻叔叫过来吧?!?/p>

  梓杨爸架着阿冲,梓杨也跟在后面。三个人打着手电在泥泞的小路上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

  不一会,傻叔的身影在夜幕中出现??吹桨⒊逡恍腥丝牡剡挚笞煨ζ鹄矗骸鞍⒊?,你看我捡了个小东西给你玩!”

  顺着手电筒昏黄的灯光,众人看到傻叔怀里抱着一只猴子般大小的东西,身上披着一层脏乎乎暗绿色的绒毛,蜷缩在他的怀里轻轻蠕动。

  梓杨爸这种“江湖阅历”丰富的人从没见过这么奇怪的东西,隐隐觉得有些不妙——难道这就是孩子们说的水鬼?

  “快,快扔掉”,梓杨爸喊了起来。

  那东西突然睁开了双眼,两道绿莹莹的目光恶狠狠地瞪着三人。刹那间梓杨爸背上的寒毛都竖了起来,竟被吓的呆在当地动弹不得。

  那绿毛怪“吱哇”一声突然弹了起来,像炮弹一样飞向三人。说时迟那时快,阿冲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步冲上前去,抓住飞来的绿毛怪顺势向远处甩去。那东西在地上咕噜噜滚了几米,翻起身来嗖地蹿到夜幕之中。

  这一切电光火石间发生,梓杨爸张大嘴巴呆呆地看着绿毛怪消失的地方,刚回过神来,看傻子低头摸着胸前咕哝道“咦,心窝好疼啊……”话未说完,咕咚一声栽倒在地。

  三个人急忙跑过去,梓杨爸把傻子翻过身来,只见傻子浑身抽搐,胸前几个血洞正汩汩地往外冒着黑血。

  阿冲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梓杨爸伸直脖子大喊:“出、出事啦,傻子出事啦!”

  不一会儿,三三两两的大人拎着手电筒奔了出来,有几个人全身上下只穿了条大裤衩,显然刚从睡梦中被惊醒。

  “是四爷在叫?出什么事了?”

  众人围到近前一看不由得大惊失色,当下七手八脚把傻子抬起来往他家里奔去,这时候村里家家户户都亮起了灯火,刚才还一片寂静的村子里鸡飞狗跳,一片喧闹。

  到了傻子破旧的土屋里,众人把他放在炕上,手忙脚乱地点上油灯。发现傻子身子已经身子僵硬脸色青黑,看样子没救了。阿冲喊了一声“叔叔”,咕咚躺在地上。

  梓杨爸急忙上去掐人中,捶胸口。旁边一个中年人见过世面,镇静地对梓杨说道,“小孩子不要看这个,滚回家去?!?/p>

  梓杨爸抱着阿冲、牵着梓杨急匆匆地把他们送回家,又一阵风般冲了出去。

  梓杨妈疑惑地看着梓杨,“你……们刚才碰到什么了?你爸刚才杀猪般地叫个啥?阿冲怎么了?”

  梓杨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不知过了多久,趴在炕边睡着的梓杨被外面一阵噪杂声惊醒,抬头看着阿冲昏睡在炕上,额上汗珠直流胸脯急剧起伏,鼻子一抽差点又哭起来。

  这时听到梓杨妈在外面招呼的声音:“老村长你怎么也来啦?张叔、李伯,大家都坐,都坐?!?/p>

  梓杨眼角挂着泪痕轻轻地走出去,看到正屋已经挤满了人,精神矍铄的老村长正蹲在屋里唯一的一张太师椅上。

  老村长已经七八十岁了,年轻时在外面走过南闯过北,可谓见多识广,在这个小村子里当了几十年的领导非常有威望,脾气也是固执怪异。

  有一件事能说明老村长的脾气。当年上头派人到村里组织开会,讨论关于丧事从简的问题。

  乡里派来的特派员说:现在国家提倡火葬,农村的土葬不科学,浪费地,要改。

  老村长翻着怪眼说道:那不如这样,以后咱埋人就立着埋好了,不浪费地——要埋也只埋下半身吧,竖碑的钱也省了,上坟的时候,一看也知道是谁。

  专员被挤兑的直翻白眼,气鼓鼓地回去了。

  德高望重的老村长最近几年已经卸任了,一般不出来管事,一出来必然是大事儿。

  此刻,屋子里挤满了老老少少十来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吵的让人听不清话。

  老村长把手里的老烟袋重重地磕在椅子腿上,咳嗽了一声,其他人立刻闭上了嘴巴。

  老村长吧嗒了一下嘴问道:“我说那个那个谁,你真的看到了水鬼?咱村太平了几十年,你可别一张大嘴瞎咧咧?!?/p>

  梓杨爸指天画地地说道:“我真的是看到绿毛水鬼了,不信你问我儿子?!?/p>

  老村长狐疑地盯着梓杨,梓杨咽了口唾沫轻声说道:“今天傍晚,我跟阿冲他们在学校操场上玩?!?/p>

  梓杨一五一十地把傍晚到现在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也亏得他这么小小的年纪,受到如此惊吓仍能将发生的一切有条有理地说完。

  梓杨话音刚落,地上蹲着的一个中年男人说道:“原来是真的???我们家那臭小子一身泥水地跑回家跟我说这事,我还以为他贪玩撒谎呢,狠狠地抽了丫一顿?!?/p>

  旁边有男人也附和道:“是啊,我家小春也是”。

  看来梓杨的小伙伴们无一例外都遭了家长的毒手……

  老村长瞟了众人一眼:“别说那没用的,我说那谁,你看清水鬼的样子了么?”

  梓杨爸急促地说道:“看清了,刚才那场面别提多骇人了,也亏我胆子大,一动不动站在那看的清清楚楚,那东西长着……嗯,一张蝙蝠的脸,嗯……身子有狗崽子那么大……胳膊像猴崽子一样,爪子跟山鹰一样又瘦又长,身上一层绿呼呼的毛,看起来黏糊糊的……”

  老村长皱着眉头打断梓杨爸的话:“你说的这是个啥?老子都被你搞糊涂喽!”

  一个五六十的老年人轻声说道:“你们说,这鬼东西是不是跟这孩子的爹娘的死有关?当年他们……这该不是报应吧?”说罢努嘴朝向里屋——突然惊在那里一动不动。

  当前:

  洋葱新闻

  推荐:每日轻松一刻神吐槽FUN来了新闻哥

  上一篇:洋葱新闻:18岁刷爆朋友圈,你会对十年后的自己说什么?

  下一篇:洋葱新闻:最幽默的年终福利:奖金发多了,把钱退回来!

当前栏目:洋葱新闻
最新洋葱新闻
猜你喜欢
  1. 阁主说
  2. 世说新语
  3. 娱乐八卦
  4. 排行榜
评论